js1158com金沙,金沙js1158.com

热门关键词: js1158com金沙
任儒生便是其中之一,跟创新挨不上边
分类:渔业

发布时间:2015/11/9 9:01:37 来源:农财宝典 编辑:黄姗 图片 1我来说两句 图片 2 核心提示:在惠州,有不少高州人从事罗非鱼和四大家鱼养殖,他们多集中于博罗县和潼湖、龙溪、马安镇等地,任儒生便是其中之一。任儒生先后曾在深圳、惠州博罗等地承包鱼塘养鱼,眨眼间养鱼已有20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发布时间:2014/8/18 10:42:58 来源:农财宝典 编辑:黄姗 图片 3我来说两句 图片 4 核心提示:很多人认为,创新只适用于一些较新的东西,像草鱼这种古老的养殖品种,跟创新挨不上边。实际不然。记者调查发现,各个地方还是有不少养殖户能够在放养品种、时间、密度与卖鱼时间、养殖模式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发布时间:2014/8/17 12:06:40 来源:农财宝典 编辑:黄姗 图片 5我来说两句 图片 6 核心提示:“现在都是现金买饲料。”目前在惠州沥林镇养鱼的杨财告诉记者,自从转换养殖模式后,就不欠经销商的饲料款了,因为他是目前沥林镇唯一养草鱼轮捕轮放的养户。去年开始,因为看好鲫鱼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发布时间:2011/3/4 10:57:10 来源:南方农村报 编辑:陈俏羽 图片 7我来说两句 图片 8 核心提示:“去年,我30亩鱼塘总共调水才花了6000元,一条鱼都没发病。”惠州小金口镇马岭的罗非鱼养殖户黄怀进告诉记者。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500)this.width=500" border=0>

任儒生是已有20年养殖经验的老行尊。

图为博罗龙华某草鱼养殖户在检查微孔曝气增氧器的鼓风机。

任儒生便是其中之一,跟创新挨不上边。“现在都是现金买饲料。”目前在惠州沥林镇养鱼的杨财告诉记者,自从转换养殖模式后,就不欠经销商的饲料款了,因为他是目前沥林镇唯一养草鱼轮捕轮放的养户。去年开始,因为看好鲫鱼的行情,他还增加了鲫鱼的套养密度,目前收获在望。

全程投料不但鱼长得快,还能赶早出鱼得个好价钱。

在惠州,有不少高州人从事罗非鱼和四大家鱼养殖,他们多集中于博罗县和潼湖、龙溪、马安镇等地,任儒生便是其中之一。任儒生先后曾在深圳、惠州博罗等地承包鱼塘养鱼, 眨眼间养鱼已有 20年。9年前,他跟 一帮老乡在惠州水口的张新村,包下2口鱼塘共约32亩水面,继续养鱼。“附近都是老乡,甚至一个村的,基本都认识”,任儒生笑称,当初选择养鱼, 是看到老乡养鱼能赚钱,后来哪里有塘或者更适合养殖的地方,大家就一 起过来。

很多人认为,创新只适用于一些较新的东西,像草鱼这种古老的养殖品种,跟创新挨不上边。实际不然。记者调查发现,各个地方还是有不少养殖户能够在放养品种、时间、密度与卖鱼时间、养殖模式设计细节,以及标粗、投料、增氧、调水等各种日常管理技术细节上创新。今天,为你揭秘20位草鱼养殖户的微创新模式。

杨财是重庆城南人,早年南下广东打工,曾经帮过当地有名的大经销商陈善扬搬货打工,现在则是陈善扬的客户。目前,杨财在沥林镇拥有2口鱼塘50多亩水面。从搬运工到养鱼高手,细心好学的他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养殖路线。

□记者 曾思铭

任儒生搞养殖的20个年头里,养的都是四大家鱼,而且都是选择混养模式。目前,他主养草鱼,同时搭配一定数量的鲫鱼、鲢鱼、大头等。“不搭配 点其它鱼,水质不好控制,没这么好养”, 任儒生表示,主养的草鱼日常排饵及剩料都会影响水质,养些中下层鱼可以减少残饵污染,而大头和鲢鱼则可以调节水质。同时,多养几个品种,也能平衡鱼价波动对收益的影响。

广州增城姚伟坤:四季均投白鸽屎 行情低迷仍赚钱​ ​

分3次放草鱼苗 每7-10天出鱼一次

“去年,我30亩鱼塘总共调水才花了6000元,一条鱼都没发病。”惠州小金口镇马岭的罗非鱼养殖户黄怀进告诉记者。对比其周边有些养殖户单买渔药就花了1万多块钱,非但多花钱,鱼还发病,黄怀进很庆幸自己的选择。此外,由于全程投料,养殖鱼长速快,不但主养的罗非鱼产量高、效益好,混养的淡水白鲳、草鱼等也获得了很好的短期经济效益。

浮沉料 1:1 搭配 长速和混养鱼兼备

17岁就开始养鱼的姚伟坤,养鱼已经20多年,养殖经验十分丰富。现在他心态仍然十分开放,非常善于学习,不断研究和尝试养鱼新技术。在增城区三江镇元美村,当地的草鱼主要为一次性投苗、多次出鱼的传统养殖模式,但是2011年姚伟坤就开始尝试轮捕轮放的养殖模式,而且大获成功,现在已经操作得越来越得心应手。​ ​

以前,杨财采取草鱼与罗非鱼混养的模式,为单批放苗,但是密度过高,容易顶塘,而且料比高,养殖中后期鱼的长速慢,还经常欠经销商的饲料款,最高时欠经销商20多万元。后来杨财学习番禺、中山地区的草鱼轮捕轮放模式,尝试改变养殖思路。“自从轮捕轮放后,资金周转快,现在都是现金买饲料,再也不欠经销商的钱了。”杨财说。

据了解,在小金口甚至整个惠州,养罗非鱼的多是来自浙江缙云的老乡,他们采用鱼鸭混养的立体养殖模式,年初投苗,年底清塘,一年一造。黄怀进就是其中的一员。

目前,任一般每亩的搭配比例为草 鱼1200尾,鲢鱼100尾、大头40尾, 同时搭配较高数量的鲫鱼。而在饲料的选择上,任一直都是选择沉水料和浮水 料搭配,“以前投喂低档的浮水料,长速是还行,但养出来的鱼体形会显得肥大,运输时也容易掉鳞”,所以卖鱼时经常会被压价;另一方面,因为养有较高数量的底层鱼,所以需要投喂一定的沉水料,保证这些鱼的生长。经过多年摸索,和自己的品种放养比例,他认为把两者比例定在 1:1,不仅能什么鱼都能正常生产并能够高温天气正常投喂、鱼肝胆也健康很多,所以他现在全程都是投喂高端饲料 1:1 投料。 在任老板的养鱼经里,病害预防十 分重要,在这方面的投入也毫不吝惜。 如每个月,他都会通过 EM 菌等来调水稳水、内服,在常规淡水鱼养殖中比较难得。高温期间,除了施菌调水,每次出鱼后,为防止捕鱼过程对存塘鱼有所损伤,还会用二氧化氯或聚维酮碘消毒。

虽然姚伟坤的鱼塘旁边有种植部分草,但是草长速慢,在高密度的现代养殖模式下无法满足鱼的日常消费量。所以他不主张多种草来喂鱼,因为草不但很难满足鱼的消费,而且大量种植草还会耗氧。他也不推荐鱼鸭混养模式,以前他曾经在鱼塘上养过鸭,老鼠经常咬破拦鸭网使得鸭经常跑出围栏,鱼容易受到惊吓而不吃饲料,所以就不再养鸭。

杨财的养殖模式是:蛋鸭1000只/亩、草鱼2000尾/亩、鳊鱼130尾/亩、鲫鱼2200尾/亩。草鱼分三次放苗,第一次放规格为1两/尾,1000尾/亩;当第一批草鱼养到平均规格为3两/尾时,开始放第二次苗,每亩再投放500多尾草鱼苗;第三次放苗的时间是在第一次出鱼后,此时补放500尾/亩。

养罗非鱼全程投料

惠州澳华区域经理杨先洪介绍,任儒生的养殖技术和病害防治技术都值得借鉴。如很多混养塘,经常会发生其中一种鱼发病,养殖户全塘都按病鱼一同 处理的情况,“俗话说是药三分毒,正常的鱼其实没必要用药的,用了后难免多多少少会影响正常生长速度”,杨介绍,任儒生的操作方式,则是“专病专治”。杨先洪向记者举例,池塘里的鲫鱼发病,任会用粘性较大的淀粉拌料, 同时加入内服中草药,使料成团并能入水后沉底,让鲫鱼吃到拌有药的饲料,又能尽量不影响草鱼正常吃食。

“我给鱼喂鸽屎”,姚伟坤告诉记者,经过他多年的观察,除了饲料外,他发现白鸽屎也是四大家鱼最好的饵料。因为白鸽屎含有大量鸽毛,蛋白质含量高,草鱼罗非鱼鲫鱼鳊鱼等对白鸽屎的食欲都很高。​ ​

“一般每年出鱼20次左右。”杨财告诉记者,每次出鱼3000-4000斤,亩产量4000斤,两年干塘一次。去年10月2日,杨财第一次放苗;11月10日,他进行第二次放苗;第三次放苗的时间是今年1月22日前后。他一般出鱼的规格为1.3斤/尾,第一次出鱼时间是今年1月20日;3月16日第二次出鱼,之后每7-10天出鱼一次,目前已经出鱼13次。“前13次出鱼以均价5.8元/斤卖出,基本已经回本,剩下的鱼都是利润。”

“在周边,像我这样全程投料的并不多。”黄怀进介绍,大部分养殖户都是前期全鸭粪投喂、到了后期才投一些饲料,而像黄怀进这样从投苗就开始喂饲料的养殖户并不多见。“都担心全程投料成本高,其实算下来并不高,算上其他的混养品种,饲料成本大概是2.3元/斤。”黄怀进说。

图片 13

一般每年从10月到次年的4月份,他都往塘里大量投喂白鸽屎,冬天时一口塘一天甚至可以投10包白鸽屎。“夏天也投喂鸽屎,可能因为经常调水的原因,水质比较好,所以夏天投喂白鸽屎的问题也不大。”姚伟坤告诉记者,相比冬天,鱼儿在夏天对鸽屎的采食量减少很多,一般一天一口塘投喂一包白鸽屎,高温季节主要吃饲料。“如果鱼出现病害,就要停止投喂白鸽屎,避免细菌感染。”他告诉记者,投喂鸽屎要注意消毒,尤其在冬天投喂量大的时候。​ ​
因为每包鸽屎才10元,饲料却要130元/包以上,因此他养的每斤鱼可以省下5-7角的养殖成本。“不喂鸽屎不行,因为现在的饲料药品都经常涨价,塘租也贵,但是鱼价却很低。”姚伟坤说,喂鸽屎主要为了降低养殖成本。现在增城的塘租比较高,2500-3000元/亩,由于大量投喂鸽屎,所以他的养殖成本几乎控制在1万元/亩以下。即使在2013年鱼价普遍低迷的时候,他的鱼塘平均每亩的产值为1.2-1.3万元,依然有2000-3000元/亩的利润。

与此同时,放苗到出鱼,50多亩水面总共死了1500多尾鱼,鱼苗的成活率高达95%以上。此外,因为看好鲫鱼在广东市场的行情,杨财的鲫鱼放养密度高达2200尾/亩,远远高于当地500-600尾/亩的养殖密度,而且其鲫鱼的成活率高达70%。“鲫鱼需要养殖两年,养殖到规格为7两/尾就开始上市,全程只投喂草鱼料。”

黄怀进介绍,上一造鱼是在去年清明后投苗的,鱼苗规格3cm左右,密度1300-1400尾/亩,在鱼苗期就开始投喂沉水料。到了农历6月,罗非鱼规格达到2.5两/尾左右。此时,卖掉鱼塘里面混养的大头、白鲢及淡水白鲳等鱼近2万斤,开始纯养罗非鱼。由于卖鱼腾出了1万多斤鱼的空间,开始加大投喂量,按照100斤鱼投喂3斤料的量投喂,高峰期投料量达每天5包。短短两个月后,鱼体规格从2.5两/尾增长到1.5斤/尾。

任儒生在用淀粉拌料。

广东博罗苏凤权:全程用罗非鱼高档料喂草鱼 每年出鱼15次​ ​

调水改底抗虫病 内服消毒治烂鳃

黄怀进第一次拉网出鱼是在去年农历九月十五,“只拉了一个塘角,就有1.4万斤,1斤半的占六成以上。”他告诉记者,农历十月初又拉网一次,直至农历十月下旬清塘,三次共出鱼3.2万斤,平均规格最大时可达1.7-1.8斤/尾。

保证三批不同规格鱼在塘 视行情调整投喂量

苏凤权是茂名高州人,他来博罗养草鱼已经十几年,在博罗九潭镇凤山村有4口鱼塘80多亩水面。他的养殖模式为:草鱼2100尾/亩、鲫鱼600尾/亩、鳊鱼90尾/亩,草鱼隔一个月分两批放,每年出鱼15次以上,每年干塘一次。​ ​

杨财养鱼的预防意识特别好。一般养殖草鱼经常调水改底的养户极少,一个星期调水一次的更少。而杨财调水内服却非常频繁,他一般每隔7天调水改底一次,有时候甚至4-5天一次,而内服每个月2-3次,每次3-5天。

混养其他品种增加效益

为达到鱼塘空间利用最大化,跟周边很多养殖户一样,任儒生也采用轮捕 轮放的养殖模式。一般而言,他4月-10月每个月都会出鱼,月出鱼15000斤以上,一方面可以降低密度,另一方面则有周转资金。按这种养殖模式跟密度,每年平均可出草鱼15万斤,鲢鱼15000-16000斤,大头8000斤,鲫鱼12000斤左右,平均亩产近6000斤。

相对博罗普遍1000尾/亩的草鱼养殖密度,苏凤权的养殖密度高达2000多尾/亩。“虽然草鱼密度是有点大,但是我已经习惯这样养殖了。”他告诉记者,因为他经常调水改底,一个月至少两次,所以草鱼养殖密度高,不过也没啥大问题。

“以前从不调水,虫害非常多;现在经常调水后,基本没有虫害了。”杨财说,他经常用芽孢杆菌调水预防虫病。

与高密度的纯养模式不同,混养模式即是充分地利用陆地、水体等空间以达到效益的最大化。但黄怀进认为,既然是主养罗非鱼,那么其他品种就是为了罗非鱼服务的。

一般情况下,任儒生每月都会出鱼, 但有时候,他也会根据情况调整卖鱼时间。任儒生出鱼主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是池塘密度太高时疏塘出鱼,保证鱼继续生长空间;二则是行情好时,多餐加料投喂缩短养殖周期多卖鱼。

除了养殖高密度草鱼,苏凤权还全程用罗非鱼饲料喂草鱼,这在外人看来根本不可思议。因为罗非鱼饲料的价格本来就比草鱼贵,而高档罗非鱼料的价格则更贵,很多人认为,这会大大增加养殖成本。“全部使用罗非鱼高档饲料,草鱼的长速快、料比低、可以赶早出鱼。”然而,苏凤权却不这样看,他说全程养殖下来料比才1.38左右,比起用草鱼料的料比1.6-1.9,最后饲料成本都差不多,甚至还要少,但鱼的长速度却快了很多,他一般每年都至少出鱼15次。​ ​

每年清明节前后,草鱼的烂鳃病非常严重,杨财的鱼塘自然也少不了。对于烂鳃病害,很多养户都感觉非常棘手。“经常内服会少很多烂鳃病,出现烂鳃病后,我马上用碘消毒连续用两天,然后内服一次就好了。”

在鱼鸭混养模式中,黄怀进养的鸭子并不多,30亩水面只养了蛋鸭2500只。“养鸭子主要是为了肥水。”当半消化的鸭粪流入池塘中被二次利用,为水中的罗非鱼提供了浮游藻类等生物饵料,促进鱼的生长。

相比去年,今年草鱼价格低了不少, 他便一天投喂三餐,常规操作卖鱼。一 旦行情好,他便通过每天增加1-2餐, 来缩短养殖周期。如去年草鱼价格 6 元 / 斤时,他曾一天投喂 6 餐,但同时会考虑到鱼体肝胆负荷,在增加投喂量同时,增加投喂次数。

苏凤权告诉记者,他一般6月投水花,然后自己标粗,9月就可以卖鱼了,长速比较快,所以他一直坚持使用罗非鱼高档料喂草鱼。此外,无论行情好坏,他都维持高投喂率,投苗前期的投喂率达3.5%-4%,养殖中后期维持2.5%-3%,这也是他多次出鱼的重要保证。他说,“因为多次出鱼,所以养鱼从不亏钱,即使行情低迷的2012年和2013年我依然赚钱。”

事实上,经常调水内服所花费的药品钱甚至比只杀菌消毒的费用还要少。杨财一般一亩所用的调水内服等药品费用为400元,其中调水动保产品就占到了300元/亩。而其他人光是杀菌消毒费就要400-500元/亩。由于经常调水内服,杨财鱼塘的水质好,使得鱼的体质好,每次捉鱼时基本没有红肚子,鱼中非常愿意捉他的鱼。相对很多草鱼养户卖鱼难,他养出的鱼却不愁卖。“有鱼卖时打电话给鱼中,鱼车就马上来了。”

同时,黄怀进也充分地利用水体空间,混养了其他品种的鱼,分别有在清明前投放的淡水白鲳3000尾、鲫鱼1000尾、白鲢2000尾,分三批投放的大头共4200尾,农历六月份投放的草鱼2000尾。

依行情调整卖鱼时间,任儒生有一 套自己的方法。以草鱼为例,任儒生会保证塘里有 3 种不同规格梯度的鱼:第一梯队是2斤多 / 尾,可随时上市规格 的商品鱼,第二梯队则是1斤 / 尾左右小草鱼,第三梯队则是1斤10尾规格的鱼种。

广州增城列勇源:投大规格苗 赶早出鱼​ ​

此外,杨财喂料也有自己的特点。一般草鱼养户一天投喂2-3次鱼,但是他一般一天至少投喂4次以上,比周边养户多1-2次/天。“少量多餐投喂对草鱼的生长特别有利。尤其是在夏天,以至于鱼不会吃太饱而导致肝胆出现问题。”

与别人不同的是,黄怀进投放的淡水白鲳是规格只有200尾/斤的小苗,并且全程投料。从投苗时开始算起,3个月后即可卖鱼,规格可达1.3斤/尾左右。据其介绍,周边的养殖户都是同期投放4两左右的淡水白鲳鱼苗,但因只投喂鸭料,生长速度慢,同样喂养三个月却很难达到相同的规格。

任儒生解释,2斤多规格的草鱼可随时上市,这时候只需要待价而沽,根据行情增加或者减少投喂量。而1斤左 右规格的草鱼,第一梯队鱼出完后养殖 一段时间就可以补充上。“这两年用的 饲料1斤规格以上草鱼,1个月大1斤 是没问题的”,去年中秋前后,任儒生通过投喂澳华的草鱼安康和草鱼628,33 天时间后打样对比发现,原本平均 1.2 斤/ 尾左右规格的草鱼长到了 2.5斤左 右 / 尾,1个月左右的时间大了1.3 斤 / 尾。而除了长得快外,在投喂量减少了 2-4 包 / 天情况下,出鱼量依然没变。 在高端饲料的帮助下,他对出鱼时间的把控也更有信心了。

在两年低迷之后,草鱼在今年上半年的迎来了好行情,最高时达到7元/斤。由于担心鱼价再次回落到低位,不少养户纷纷谋求突破,增城石滩镇碧江村的列勇源便是其中的一位。​ ​

由于全程投喂罗非鱼料,也加快了其他鱼的长速,农历6月底大部分已达规格,可以出售。黄怀进认为,淡水白鲳和草鱼在混养池中的短期利润较高,“农历6月底,我就将塘里的淡水白鲳、大头、草鱼等全部卖完,近2万斤。”此做法,一方面卖鱼所得可用于罗非鱼养殖的饲料支出;另一方面可以腾出相应的水体空间供罗非鱼生长,此时加大罗非鱼的饲料投喂量,可加快罗非鱼的生长。

今年草鱼行情虽然低迷,可能持续时间也不会短,身边很多老乡对鱼价行情持消极心态。但任儒生还是比较乐观, 也一直坚持自己的理念:低行情控成本, 好行情抓机会。“虽然行情不好,但今年的饲料价格也比去年降了”,其估计, 即便行情差点,10万左右的利润还是能保证的。

在今年鱼价持续高企的背景下,为了赶早出鱼,列勇源决定转变养殖思路。当地大部分养户投的都是1两/尾左右的标粗苗,他今年转投规格为3.5两/尾的大规格草鱼苗,投苗时间也比较早。

注重水质管理

图片 14

据列勇源介绍,有三口鱼塘在3月8日就提前投苗了。鱼种搭配模式是:草鱼1000尾/亩、罗非鱼1000尾/亩、鳙鱼60尾/亩、鲮鱼1000尾/亩。​ ​
“6月6日就抓了第一批草鱼,规格为1.5-1.7斤/尾。”列勇源告诉记者,为了赶早出鱼,投苗后全部使用高档饲料,投苗前期投喂鱼苗料,4-8两/尾时主要投喂膨化料,0.8-1斤/尾时主要使用沉水料,1.3斤/尾以上主要是沉水料和膨化料,全程基本保持3%的投喂率。​ ​

黄怀进也深知“养鱼先养水”的道理,特别是近年来罗非鱼的病害逐年严重,其更是注重日常的水质调节、病害防治。

精心管理下,鱼的生长情况良好。

今年以来他已经出10次鱼,每次3000-4000斤,平均以塘头价5.8元/斤卖出。他表示,目前已经将草鱼的成本赚回来了,3口鱼塘剩下的鱼都是净赚的,“估计3口鱼塘还有4万斤草鱼的存塘量,计划8月底出完草鱼,之后再重新补苗。”

在炎热的病害高发季节,黄都会先杀虫、消毒,再以芽孢杆菌、益母菌等调水。“农历6月以后,即纯养罗非鱼时,几乎是每月调水一次。”黄怀进告诉记者,去年共调水四次,不仅无死鱼,调水花费也只需6000元。

广州增城姚齐光:草鱼混搭高密度鲫鱼养殖​ ​

另外,黄怀进多年的养殖经验得出,拉网卖鱼前后也是要注重水质管理的关键时刻。“去年因罗非鱼第一次拉网前没有做好,拉网后没几天就死了几百斤鱼。”黄怀进回忆起来还有些惋惜。有了第一次的教训,其后两次拉网前都先对水体进行消毒,再泼洒一些抗应激的药物,这样既调节了水质,又增强了鱼体的抗应激能力,保证鱼不受损伤。

姚齐光之前在增城溪头村养猪,2012年开始养殖四大家鱼。虽然养鱼不久,但每年都可以赚钱。从开始的草鱼和罗非鱼混养,到现在的草鱼和鲫鱼混养,姚齐光一直在摸索最适合的养殖模式。​ ​

虽说养罗非鱼黄怀进已经自成一套模式,但其仍告诉记者,“去年利润并不高,还在继续摸索,需要不断改进,以寻找最高利润。”

之前姚齐光像增城大多养户一样,罗非鱼和草鱼的投放密度均在1000尾/亩左右,后来他发现草鱼和罗非鱼混养到养殖中后期时,草鱼和罗非鱼的长速都变慢,他认为是草鱼和罗非鱼密度太大,从而互相阻碍了长速。

从今年开始,姚齐光决定精养草鱼,并且配搭高密度的大规格鲫鱼。3月21日投苗,草鱼1800尾/亩、鳙鱼70尾/亩、鲮鱼1300尾/亩。​ ​

这是姚齐光第一次混养如此高密度的鲫鱼,而且还是大规格鲫鱼苗。之前他混养的鲫鱼都是500尾/亩的水花,所以今年他格外注意调水和内服。现在他一个月至少调水和改底一次,一次一天;内服一个月至少3次,一次3天。​ ​

除了增加鲫鱼密度外,为了赶好行情卖鱼,姚齐光还转换了养殖思路。他专门托人去中山购买了4两/尾的大规格草鱼苗,今年6月就已经开始出鱼,计划8月初出完鱼。等出完鱼后,转投罗非鱼苗,采用“一批草鱼 一批罗非鱼”的养殖模式。这样既可以使得罗非鱼避开链球菌病,又可以让草鱼和罗非鱼同时赶到好价格卖鱼。

广东中山谭满发:为提高养殖效益 不断调整养鱼策略​ ​

中山黄圃的谭满发养殖草鱼已有一些年头,多年以来他总结了一套草鱼的养殖模式。​ ​

“养草鱼要赚钱就得变。”谭满发告诉记者,包括投喂的饲料要变,放养的品种和密度也要变。在鱼价高的时候,提高草鱼膨化料的投喂比例,膨化料的蛋白高,鱼摄食后长速加快,能够提早出鱼,就能够在价格的高位卖鱼。而当草鱼价格低迷的时候,则降低膨化料的比例,增加沉水料的比例,以降低成本。按照现在统鲩5.3元/斤的价格,谭满发投喂膨化料与沉水料的比例是7:3。

在养殖密度和养殖品种方面,谭满发则以5.3元/斤左右的价格为界限。倘若统鲩价格高于5.3元/斤, 3-7两规格草鱼的放养密度会达到1500尾/亩,再加点1-2两的鲫鱼约60斤/亩,7两规格大头鱼90-120斤/亩,1-2两规格的鲢鱼60斤/亩。倘若草鱼价格低于5.3元/斤,谭则降低草鱼的养殖密度,通过提高杂鱼的密度提高养殖效益——3-7两的草鱼降低到1000尾/亩。而鲢鱼、鲫鱼的密度提高到90斤/亩,大头鱼的密度则保持不变。杂鱼增加了,沉水料的投放比例也跟随增加。​ ​
在当地大部分草鱼养殖户一天喂两餐,这样操作省时省工。但谭满发为了增加鱼的消化率,减少肠胃病的发生,他一般都比别人多喂一餐,一天喂3餐。

在草鱼日常管理上,谭满发很少用药,主要还是以换水为主。“投料高峰期,水容易变浊、发黑,杂质较多。这时候换水。”​ ​

对于当前如何养草鱼以获得更高效益,谭满发认为“现在草鱼价格都是处于保本微利的水平,而杂鱼的价格比较稳定,只有把握好杂鱼的产量才能有好的收成。”

广东中山吴全枝:大草鱼养殖随行就市​ ​

吴全枝是中山市东升镇人,在东升这个脆肉鲩之乡,吴全枝在养殖脆肉鲩的同时,也养殖大草鱼。在被问到为什么要养大草鱼,而不选择养统鲩或者全部都养殖脆肉鲩时,吴全枝告诉记者,养脆肉鲩要一年才有收成,饲料、蚕豆的用量很大,使得养殖脆肉鲩的成本大,而且他自己养脆肉鲩也需要大草鱼,统鲩价格在5.3元/斤,而大草鱼价格在7.3元/斤左右,有2元的价差,与其买别人的草鱼做种,还不如自己养到合适的规格。

吴全枝还认为,养大草鱼还能够根据形势变化做调整:如果大草鱼价格好,就直接卖大草鱼;如果价格不好,喂蚕豆继续养脆肉鲩也可以,年底博一博价格,这种天然的区域优势只有东升或者周边才有。​ ​

吴全枝还热衷技术交流,在一次技术推广会,除了喝上几杯,还不忘讨论养殖成本的控制。

广东三水杨永超:三水芦苞草鱼行业发展的见证者​ ​

杨永超在三水区芦苞镇经营一家渔药专卖店,科班出身的他已在当地的草鱼行业扎根耕耘二十年载。三水区芦苞镇共有养殖水面1.8万亩,其中大约有6成共1.1万亩主养草鱼。

据了解,自1993年来芦苞地区开始兴起鱼鸭立体混养模式,由于该种模式易操作,效益高,很快推广开来,到处都是新开挖的鱼塘。正值此时,从水产院校刚毕业的杨永超来到三水水产局从事草鱼养殖技术推广以及渔药的研发工作。1998年,碰上国企事业单位改革,当地水产局被撤并,杨索性自己出来开起渔药专卖店。凭借扎实的专业功底,以及多年来积累的一线技术和人脉,现在杨的渔药店收入和名气都在该地排在前列,在隔壁镇还开了一家分店。​ ​

“自2000年来,鱼塘的轮虫密度越来越高,这对草鱼养殖并不是一件好事。”杨永超告诉记者。入行二十年,杨是芦苞地区草鱼行业发展的经历者更是见证者,对行业有着清晰深入的观察和见解。他谈到目前芦苞地区的草鱼仍是以混养鸭鹅为主,与多年前相比并未有明显改进,且跟风养殖严重,导致卖价不好,养户难有稳定持续的收益。同时,草鱼作为大宗水产品,有人数庞大的消费市场,但各地区养殖的草鱼在肉质、外观缺乏差异性,难以提升溢价空间。因此,他建议可借鉴“壹号土猪”营销模式打造草鱼的品牌化之路。“当然,草鱼品牌化建设并非易事,希望能有多方行业力量介入合力打造。”

余干宁在大涌的叠石村承包6个合计60亩的鱼塘。在他的养殖场里面有一本养殖记录册,从投放苗种的规格、价格、密度,到每天口池塘投喂的饲料量以及每次抓鱼的时间、规格、重量都详细记录在册。“每口鱼塘有多少存塘鱼,余老板都心里有数。”饲料业务员告诉记者。​ ​

余干宁采用的是轮捕轮放的养殖方式,充分利用池塘的承载量,他把每两口塘分成一组。以两口分别为6亩和13亩的池塘为例:在6亩的小塘中投放9万尾3-5寸规格的草鱼,同时搭配杂鱼,如3寸大头100尾,3000尾/斤的鲮鱼鱼花5万/亩,期间投喂33蛋白的草鱼料; 40-50天后,等鱼长到2-5两时,把1.7万斤鱼过到13亩的大塘。“40-50天后,池塘的容量已经到达极限,必须过塘鱼才能够继续生长。”余干宁解释。

过塘后,往小塘继续补给3-5寸的草鱼种,而大塘则养殖2-5两的草鱼。再经过40-50天,大塘的草鱼可以达到3万斤,这时大塘必须出鱼。​ ​

余干宁很少考虑鱼的价格,他一般是养到顶塘了就卖鱼,然后重新从小塘里抓2-5两的鱼补给大塘。因此,每过40-50天,就会抓一次鱼。​ ​

就是用这样的养殖方式,在2013年草鱼价格这么低迷的一年,余干宁每亩的效益也达到3000元。

广东三水张老板:分散养殖品种,获取稳健收益​ ​

三水区乐平镇的张老板,在当地是各大品牌饲企争相发展的养殖大户,因为他凭借多年的养殖经验摸索出一套多品种混养套养模式,效益高且非常稳健,充当饲企的养殖示范户很有宣传效果。​ ​

张老板从事养殖近三十年,算是传统老一辈的养户,但他的思维和眼界却并不传统,平时善于钻研技术,勇于尝试新理念、新模式,不断总结成功经验。比如,去年春节过后当地气温一度降至3-4℃,很多养户的桂花鱼都被冻死了,损失惨重,但张却利用在岸边烧柴火的土办法提高水温,保住了大部分的鱼,这一创新的举动就为他带来数十万的收入。

张摸索出一套“草鱼—杂鱼—鸭—桂花鱼”混养套养模式,在年初饲养鸭苗,4月份开始放入5两规格草鱼2000条/亩,1斤规格鳙鱼150条/亩,数十条杂鱼入塘,等到约一个半月后,放入鲮鱼花,配套放入两种规格桂花鱼种,之后视草鱼的不同规格分三批上市,一年可养三造,收入可观。该模式关键是根据不同养殖品种的生长特点和周期以及市场行情走势,进行合理及时地调整养殖品种的比例,就好比将鸡蛋放进不同篮子,不管市面上草鱼的行情如何大起大落,都能有较稳健的收益。前两年草鱼价格如此低迷,张靠着这套养殖模式照样能赚到钱。今年的草鱼行情如此之好,张的收入自然不用多说。当地也有不少养户模仿他的养殖模式,但能如此得心应手地操作却没有几个。​ ​

“出鱼快不快,还得看饲料的效果。”张对草鱼料的选择非常苛刻,五月初因鱼的长速偏慢果断更换品牌。他十分看重饲料的蛋白来源和含量,这决定了鱼的长速和料比,同时偏好使用具有保健功效的饲料。因为今年草鱼价格达到历史高位水平,在投料不断加重的情况下,对鱼体的肠胃调理保健就显得非常必要。

江苏南京张宝龙:草青混养:草鱼平本,青鱼增利润​ ​

张宝龙的池塘位于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一共有6口塘,40多亩。张宝龙在当地的养殖户中较为特别,一是他养殖草鱼与青鱼的密度较高,比别人高2倍;二是他自己在水产批发市场有档口,与其他养殖户要将鱼卖给收购商不同,他可直接将草鱼卖到销售终端,获取更高的利润。​ ​

张宝龙介绍,由于近几年当地鱼病较多,出于减少养殖风险考虑,当地养殖户的投苗密度较低,一般草鱼的投放密度都是400-500尾/亩。“有的养殖户甚至仅投100-200尾/亩。”

张宝龙一般在年底同时投放草鱼与青鱼苗,其中,投放0.5斤/尾草鱼1000尾/亩,0.2斤/尾的青鱼600-1000尾/亩。草鱼青鱼全程投喂饲料,草鱼在6月底出售,青鱼则养到年底才出售。​ ​

从上年底养到第二年的6月,张宝龙的草鱼规格为2.6斤/尾左右。张宝龙表示,草鱼的价格波动较大,如今养殖草鱼风险越来越大,草鱼不但要养得好,找好时机卖得好才能赚钱。​ ​

“我比其他养殖户有个优势,自己有批发档口,我养的草鱼可以自产自销,比其他养殖户多赚点。这也是我可以冒些风险,提高养殖密度的原因之一。”他说,即使鱼价下跌或是病害严重,导致养殖减产,因为有直销终端市场的优势,他亏损的风险与其他养殖户相比要小点。

张宝龙表示,当地青鱼的价格一直都比较稳定,养殖一年的青鱼塘头价为7.5元/斤。他的青鱼经一年的养殖,可达3-4斤/尾。“这种规格的青鱼,算是大鱼种,主要是卖给别人养殖大青鱼。”​ ​

他说,草鱼混养青鱼,草鱼养殖所得摊平所有的养殖成本,好的话可以小赚一笔,真正赚钱得依靠青鱼。草鱼早点出售后,减少池塘的总体养殖密度,青鱼也长得快些。按照现在的青鱼价格,他一亩塘至少能赚1万多元。

洪湖大同湖农场彭老板:细致管理愿尝鲜​ ​

彭老板80年代就开始养鱼。1991年前后还到洪湖成人中专学习过水产养殖1年,后来进入当地渔场工作。因为喜欢养鱼,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养鱼。​ ​

虽然这些年做饲料经销生意比较忙,他绝大部分时间还坚持每天到鱼塘巡塘,坚持自己拌料、喂药、调水。这些工作做好,日常管理才能做到位。在他看来,工人一来不大懂,二来也难以尽心。他只让工人做搬料、投料等比较简单、可控的工作。

就算投料,彭老板也做得比较细致。很多养殖户设置定时投喂功能,饲料放进投料机后,常常不理会饲料投放情况以及鱼的摄食情况。彭老板一定会做到“看鱼投料”,根据天气、水温、鱼的抢食性等各种情况来调整投喂量。​ ​

彭老板还特别愿意尝试新鲜事物。今年,他花费1.4万元从广东购买了100万尾海大全雄黄颡鱼水花,价格比鳙鱼、白鲢高不少,洪湖当地也少有人标全雄黄颡鱼苗。在他看来,全雄黄颡鱼未来会比较有市场,只是人们现在还不大了解,他希望能从中找到一点机会。

洪湖大沙湖农场五分场张成强:微孔曝气减少浮头​ ​

张成强喜欢与人交流,尝试新鲜事物。2011年,他在一本渔业杂志上看到对微孔曝气增氧设备的介绍,认为可以解决其增氧难题,就果断花了四五千元买了一台。​ ​

之所以这么果断,除了愿意尝鲜外,还源于其2010年的惨痛教训。2010年,张成强试着提高放养密度与产量。那一年,他使用着常规的增氧机增氧,还不怎么会调水。到了高温季节,问题接踵而至,7月份鱼有4天浮头,8、9月份各3天,到10月份3天一次小浮头、5天一次大浮头。这让其非常苦恼。

2011年使用微孔曝气增氧设备后,张成强的鱼塘7-9月份基本不再浮头,虽然10月份还比较厉害,但也有所减轻。此外,浮头减少还得益于水质的改善。就在最近3-4年,越来越多企业推广调水理念与方式方法。张成强从中也颇有收获。​ ​
湖北草鱼养殖成活率常常不高。以2014年上半年为例,成活率估计只有40%-50%。这不仅影响养殖户提高产量,还增加了苗种与药品投入,浪费了饲料。在洪湖通威的引导下,张成强今年尝试着给草鱼打疫苗,截至目前2.5万尾草鱼苗仅死几十条,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去年同期他也死了5500来尾草鱼。​ ​

正因为不断尝试与钻研,张成强成鱼塘这两年产量比2010年前后增加3000-4000斤,亩增产大约100-130斤。2014年下半年草鱼养殖如果没出大问题,张成强的草鱼产量还会继续增产。

洪湖乌林范远道:鳙鱼亩产达384斤​ ​

“三分种,七分管。”范远道告诉记者,日常管理一定要做得非常细致才可能养好鱼。以投料为例,他每次投料都会仔细观察鱼抢食性如何,如果鱼不断向上顶就说明抢食性强,这时他会将投料机出料口开大一些。如果鱼爱吃不吃,不少鱼还不断向外游,那就将出料口关小一点。投料做得细致,才能保证鱼的正常营养需求,让饲料不浪费,提高饲料利用率。

草鱼价格在各种水产品价格中一般比较低。因为养殖成本不断上升,养殖户要想获得良好的收益,常常会努力提高鳙鱼、白鲢等杂鱼的产量。2013年,范远道的鳙鱼产量达到384斤/亩,每亩贡献了约1500元的净利润。范介绍,因为鳙鱼会吃鱼种料,对其早期快速生长有较大帮助。而且,范还会坚持施肥,产生硅藻让鳙鱼摄食。这才使得其鳙鱼产量比较高。​ ​
范远道有几十年养殖经历,经验非常丰富。不过,他从不以此限制住自己思维。他常常向别人学习,只要了解到周边养殖户养得比较好,不管对方年纪大小,都会过去请教人家。这也是其能够保持高效益的重要原因。

荆州市荆州区纪南镇王松林:溶氧测控仪保证溶氧又省力​ ​

王松林养殖管理做得非常细致。以投料为例,他会根据摄食期间鱼群面积大小来判断鱼的摄食情况,从而调整投喂量。他每餐会用磅秤来称投喂量,一般都不会剩料。在海大的引导下,王松林还从最近开始,由每天投喂3次改为4次,分别是7点、11点、14点与17点。投料投得细,既能保证鱼正常的营养需求,又不会浪费饲料,污染水体。

2013年,王松林到养殖后期的鱼载量比较高,超过了2斤/立方米。这对其溶氧管理要求也非常高。他告诉记者,到养殖后期,他每8-10天会坚持用芽孢杆菌、光合菌等产品调水。此外,他去年还花费1600元购买了溶氧测控仪,实时监控水体溶氧。既保证了效果,又节省了人力。因为效果好,王松林周边不少养殖户今年都购买溶氧测控仪。​ ​
“去年是我养鱼以来产量最高、效益最好的一年。”王松林对此颇为欣慰。这正得益于其细致的日常管理。

广东梅州晨丰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先进养殖设备为养殖保驾护航​ ​

梅州市晨丰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位于梅州市梅县白渡镇石子岭水库,库区水面面积1035亩,目前水库投放草鱼35万尾,鱅鱼5万尾,白鲢3万尾,鲫鱼10万尾,鲮鱼100万尾。​ ​

记者在库头现场看到了揭阳通威饲料有限公司梅州大区经理何维军在路上介绍的投入几十万元的新建投料台,同时作为鱼料仓库,旁边还建有吊网设备,用于起捕鱼。据了解,梅州水库吊网捕鱼技术,是已在广东省渔业局注册的大水面捕捞技术,其对鱼损伤小,成活率高,2个人即可操作,人力成本小,起捕率高,可达95%。

全库库区共配置3台360度远程投料机,分布在库头库中库尾,保证全区覆盖。360度远程投料机,装料部分固定在料台仓库上面,投料时直接把鱼料倒进装料口,开机后,通过长长的管道运输至塘面喷口处,以喷口处为圆心、半径25m的近3亩圆圈范围内都是投料机辐射范围,投料时该圆圈内黑压压一片,全是吃料的鱼儿。​ ​

何经理表示,目前80%水库养殖配置增氧设备,可是在石子岭库区见不到增氧机的影子。库区养殖技术员周师傅告诉记者,该水库水源来自蕉岭一带山脉,是纯天然矿泉水,水质靓,融氧能力强,加上目前库区放养密度偏低,所以不需要配置增氧机。

在库区外坝,围起了60亩水面网箱用于标粗。梅州市晨丰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志君告诉记者,库区草鱼苗是来自长江水系的湖北苗,5-7寸规格苗,平均价格为6.7元/斤。根据库区情况,结合出鱼需要,投放3种标粗至不同规格的草鱼苗。达到2.5-4斤规格时起捕,一般出鱼时间集中在2-5月(此间每次出鱼量大,为3万斤/次,塘头价平均6-6.2元/斤),7-9月(鱼价偏低,平均5.8元/斤,出鱼量少,1万斤/次)。根据热水期间饵料系数1.8,过冬期间饵料系数2.0计算,水库养殖草鱼成本大概为5.1-5.2元/斤。​ ​

“水库养殖地形复杂,面积广,管理很辛苦。”王志君妻子表示,水库投资大,回报也大,但也需要承受较大的投资风险。受约于自然灾害,有时候钱砸下去没看到任何东西就没了。“去年洪涝灾害,库区鱼几乎全部逃走了。”不过,目前的她显得很自信,“今年我们加大了库区投资,新建了一些设备,包括料台等,我觉得应付自然因素的能力增强了很多。”

广东梅州刘陆洋:28亩鱼塘产量超10万斤​ ​

刘陆洋是梅州市蕉岭县兴达饲料会行老板,勤学习、善总结。此外,在他家旁边,也侍奉着28亩的鱼塘,虽然是普通鱼塘,草鱼放养密度达1300尾/亩,管理上注意细节使得其年产量超过10万斤。​ ​

刘老板有一口2亩多的标粗池,养殖区水面28亩,平均水深1.5-1.8亩,投放4万尾草鱼苗,花、白鲢共1500尾,鳙鱼800-1000尾,一般开春季节投苗,年底出鱼,一年至少出鱼7-8次,年产量10万多斤。

虽然只是鱼塘养殖,但他在鱼塘设备上一点也不含糊。刘老板鱼塘是定点料台投料,有2台普通增氧机加2个微孔增氧机,“微孔增氧机同时供应大塘、小塘,即使临时有一台增氧机烧掉了,我还有一台可以使用。”​ ​

不同于水库养殖的吊网起捕,这里采用的捕鱼设备是抬网。“原理差不多,网都是事先在水底下的,起鱼的时候将网抬上来。”据介绍,网绑在网箱四周,在这个区域定点投喂,有利于形成鱼的一种习惯,喂料的时候可以将鱼集中在一起,这样就可以在想要出鱼的时候利用这种习惯集鱼捕捞。“有一年我全年只起到3万多的鱼,想想至少少了5万多的鱼啊,后来我就不在网箱外区域喂料,只在箱内区域投喂,又网上来4万多斤鱼。”刘老板略带自豪的告诉记者。​ ​

不过,揭阳通威饲料有限公司梅州大区经理何维军表示,抬网捕鱼存在一定的劣势,因为鱼是很灵敏的水生动物,长期在网区喂料它们感受得到网的存在,网会处于经常动态中,捕鱼的时候容易出现漏网之鱼。

广东梅州市泰山生态渔业专业合作社:网箱标粗缩短养殖周期 利用设备巧消毒​ ​

梅州市南口瑶美水库位于梅州市梅县南口瑶美,是梅州市泰山水产合作社会长单位。7月27日,记者在揭阳通威饲料有限公司梅州大区经理何维军的陪同下,来到瑶美水库基地,库区水面正在投石灰。"我过几天想出鱼,现在先投点石灰,预防一些病害。"水库负责人陈森元会长这样解释。​ ​

瑶美水库水面面积400亩,平均水深10m,水源是天然山泉水。目前共投放15万尾草鱼,鲮鱼20万尾,鱅鱼2万尾,白鲢2万尾,鲫鱼4万尾,以目前鱼苗规格来看,现在库区鱼量大概为25万斤,水库最大容量达到60万斤。

紧靠水库岸边,是160平方米大的网箱,用于鱼苗标粗。据陈森元会长介绍,该网箱可以同时用于20万尾鱼苗标粗,将2两左右的苗标粗至0.5-1.5斤,再投放整个库区,这样做可以提高成活率、缩短养殖周期。​ ​

库区配置了先进机械化设备,1台360度远程投料机,可满足30万斤鱼同时吃料。相对其他上千亩的水库,400亩水面属于小水库,库区有2台微孔式增氧机,在中午12点-下午3点,晚上12点-早上6点两个时间段开动增氧。吊网不只用于捕鱼,也用于起吊诸如石灰类物品,将岸上的重物通过吊网机起吊至水面船上,在船的左右两头安装2个篓子,然后将用袋子装好的石灰放进篓子里,滑动小船,拖动,即可达到石灰泼洒效果,省时省力,还避免了石灰灰尘的散播。​ ​

库区养殖成本主要来自饲料。按照2.0的饵料系数,饲料成本为4元/斤,加上人工、电费、库租,平均养殖成本为5.1元/斤,利润空间为0.7-1.2元/斤。

广东梅州市桂丰源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自配料 产品监测室 发展生态养殖​ ​

梅州市桂丰源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创建于2008年,坐落于环境优美、山清水秀的梅州市兴宁市黄陂镇,公司主要以“公司 合作社 基地 农户 高等院校 科研单位”为经营模式。翁公无公害水产养殖场(即翁公水库,水库面积2200亩,各种鱼年产150万斤)是桂丰源建立黄陂镇的一个生产基地。7月28日,在揭阳通威饲料有限公司梅州大区经理何维军陪同下,记者来到翁公水库。​ ​

据介绍,翁公水库目前投放草鱼苗50万尾,搭配鳙鱼、鲢鱼、鲮鱼等,年产达到150万斤。但是,此养殖容量也只是利用了库区最大容量的1/5,桂丰源总经理林伟强表示,这是为了可以给水体里面的鱼更多的活动空间,鱼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可以更加健康。

除了梅州地区水库普遍配备的养殖设备外,翁公水库在库区还建有颗粒饲料生产车间,同时配合其他厂家的中高档配合饲料使用。“自己配的饲料生长速度慢一点,但是更健康,这也是我们倡导生态养殖实施的一个措施。”林伟强说。​ ​
“这周边的一草一木,我们在实际生产中都进行保护,确保不破坏生态、良心养殖。”林伟强介绍,翁公水库基地以“无公害”养殖为宗旨,库区水源有三:一是江西山泉水、二是兴宁本区山泉水、三是集雨面水,基地建有在线水质监测室及水产品质量安全监测室,随时实时监测水质,确保水产品质量安全工作。​ ​

在投料区间附近,有一个12m×12m面积的网箱,用于净化鱼以及养殖部分中高档鱼,供应库区基地餐厅消费。据林伟强介绍,库区设有垂钓区,实行会员制度,供节假日会员休闲娱乐。“我们这里就是依托生态养殖环境,发展休闲农业。”

广东惠州杨财:混养高密度鲫鱼 每年出鱼20次​ ​

“现在都是现金买饲料。”目前在惠州沥林镇养鱼的杨财告诉记者,自从转换养殖模式后,就不欠经销商的饲料款了,因为他是目前沥林镇唯一养草鱼轮捕轮放的养户。​ ​

杨财是重庆城南人,早年南下广东打工,曾经帮过当地有名的大经销商陈善扬搬货打工,现在则是陈善扬的客户。目前,杨财在沥林镇拥有2口鱼塘50多亩水面。从搬运工到养鱼高手,细心好学的他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养殖路线。

以前,杨财采取草鱼与罗非鱼混养的模式,为单批放苗,但是密度过高,容易顶塘,而且料比高,养殖中后期鱼的长速慢,还经常欠经销商的饲料款,最高时欠经销商20多万元。后来杨财学习番禺、中山地区的草鱼轮捕轮放模式,尝试改变养殖思路。“自从轮捕轮放后,资金周转快,现在都是现金买饲料,再也不欠经销商的钱了。”杨财说。​ ​

杨财的养殖模式是:蛋鸭1000只/亩、草鱼2000尾/亩、鳊鱼130尾/亩、鲫鱼2200尾/亩。草鱼分三次放苗,第一次放规格为1两/尾,1000尾/亩;当第一批草鱼养到平均规格为3两/尾时,开始放第二次苗,每亩再投放500多尾草鱼苗;第三次放苗的时间是在第一次出鱼后,此时补放500尾/亩。

“一般每年出鱼20次左右。”杨财告诉记者,每次出鱼3000-4000斤,亩产量4000斤,两年干塘一次。去年10月2日,杨财第一次放苗;11月10日,他进行第二次放苗;第三次放苗的时间是今年1月22日前后。他一般出鱼的规格为1.3斤/尾,第一次出鱼时间是今年1月20日;3月16日第二次出鱼,之后每7-10天出鱼一次,目前已经出鱼13次。“前13次出鱼以均价5.8元/斤卖出,基本已经回本,剩下的鱼都是利润。”​ ​

与此同时,放苗到出鱼,50多亩水面总共死了1500多尾鱼,鱼苗的成活率高达95%以上。此外,因为看好鲫鱼在广东市场的行情,杨财的鲫鱼放养密度高达2200尾/亩,远远高于当地500-600尾/亩的养殖密度,而且其鲫鱼的成活率高达70%。“鲫鱼需要养殖两年,养殖到规格为7两/尾就开始上市,全程只投喂草鱼料。”

编后语:近30年来各地养殖密度不断 提高,水环境持续恶化,苗种也不断退 化,新时期的草鱼养殖肯定要有创新才 能前行,不可能完全照老办法来做。如 果放在全国范围内看,很多创新都很可 能会有人已经尝试过,这些创新就不算 创新。鉴于不同省份、县域养殖观念与 技术还是有一定差别,如果将创新限定于特定县域,我们认为草鱼养殖还有很多存在创新点。虽然不一定是很大、很根本的创新,但一个行业不断在细节上创新才能日渐完善。

本文由js1158com金沙发布于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任儒生便是其中之一,跟创新挨不上边

上一篇: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除投放螺蛳和种植水草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